Oras9

【亨本】凡人蝙蝠侠(上)

  • 平行世界或者异次元空间类似的设定,


  • 所以与真实人物无关,希望不要因为这个同人YY短篇而对真实人物造成什么困扰。【虽然造成困扰可能性很小啦。】


  • OOC算我的,我努力不这样。


  •   笨蛋的我光是记得把文字从长文字里搬下来,忘记了在标题打上下的标记,短篇分上下,下篇结尾

——

  今晚是个热闹又特殊的日子,这让本能够有理由谢绝他人宴请的好意,早些从片场抽身。一些合约和片场的事务纠缠了他一个多月了,因为今天,他们终于肯放这个连轴转了许多天的疲惫的男人走了,而本·阿弗莱克也有他着急脱身的理由,他要赶去一个特殊的地方,他的“同居”对象的公寓,他的秘密恋人的住处。

  手忙脚乱地取票安检登机。因为在特殊的日子里,所以即使是在机场本也能感受到浓厚的氛围,但感受着这份庆祝地欣喜的本却没有驻足,他毅然地拎着收拾好的简单行李踏上了安全通道进入舱室。这是一场赶时间的旅途,可从航班去往英国的途中,一切却又变得极为缓慢,时间像被施了魔法般,而在漫长却无处打发时间的几小时中,睡意如同般奔涌来的泉水得到了释放——伴随祝福广播和其他乘客的嘈杂,沉沉入睡的时候,本·阿弗莱克做梦了。

  本在梦里也这样慌慌张张地赶着路,在一个光线昏暗,巨型的吸管通道里。通道漫长曲折,赶路人气喘吁吁,似乎这根通道是笔直在地通往他的呼吸道里。漫长艰难的道路压迫着呼吸道,本一度认为自己该窒息了,即使他还是活得好好地,步履匆忙地无法停止,继续赶路。此时浓雾顿起,在浑浊,散发恶臭的脏雾里前进的他,在雾里又听到了人的类似斥责一样尖锐地骂声,即便如此,即便在一个疲惫又毫无光线的地方漫无目的地行走,本·阿弗莱克还是选择继续上路。

  这无尽通道的管壁直至穹顶处都满是屏幕,上面又混乱地生长着放映机,幕布,打光板,话筒,不亮的聚光灯等等,类似熟悉的物件蘑菇似地从荧幕里生长出来,重重叠叠,密密麻麻地堵住了他来时的通路。在不能回头的旅途中,浓雾似乎又增加了对旅人的试炼,啊,浓雾开始变得虚幻又甜美,渗透出丝丝诱人地酒香,像是上好的白兰地,果香酒香浓郁令人着迷,诱使旅人沉醉。可这雾的技俩失效了,或许对过去的本来说,他为酒精痴狂,相机闪光灯、卡司名单、名声、恋爱,哦,再加上酒精,这些都构成了过去的他,即使后来闪光灯不再聚焦在他身上闪耀,名声毁誉参半,恋人离他远去,他还有酒精,可这个仅剩的老朋友并不那么乖顺忠诚,酒精寄生虫般地吸食着本的健康,即便如此在曾经的那些时光里,只要能嘬饮一口加了冰的威士忌,本就能让酒精麻痹自己,继续过日子。

  最终被送去治疗的日子是痛苦的,本却能从这份痛苦中寻找到了活着的滋味,与其放任自我沉溺诱惑,不如做个了断,让痛苦燃尽血液中的悔意与酒液,像什么神话中的火鸟,涅槃重生,不再需要聚光灯和照相机打光,而是渐渐地,了解身边事物的美好,照亮自己。

  即便随后他还是像一个诅丧的落水者,被生活大雨倾盆砸上脸,支开的爱情的伞还是被雨淋了个透,生活总想摧残这个被酒精掏走了一部分青春的男人,但现在,他说说笑笑,将自己的经历尽然说与访谈对象,说给听众,说给那些和他有相同经历的人,往事如烟,被本装在了记忆的盒子里。之后他就很少触碰这些了,不能改变的过去不会再让他逃避,本开始直面盒子。就像梦里的他直面这个通道,这个令人窒息的过去。

  然后梦里的他穿上了蝙蝠侠的套装,全新的,就像他刚去剧组里见到的那套,决心出演蝙蝠侠的勇气在当时他第一次穿上套装时得到了最大的满足,这个颓废的,焦躁且抑郁的蝙蝠侠,在穿上戏服的一刻就是自己,演习中,本从不将自己与蝙蝠侠区分对待,毕竟在自己的生活中,他就是这么个蝙蝠侠——压抑,略颓废,不那么强壮,有他的小罗宾们,但总是执着,为了什么而偏执的吓人。他们都心怀梦想。本·阿弗莱克这个略显平凡的,不怎么蝙蝠侠的蝙蝠侠,安静地在去往英国的航班上睡着,做着一个关于蝙蝠侠式,光怪陆离的梦。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