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s9

Find Me

①本文为短篇。

②本文世界承接13卷后,但我并没有将原著看到那部分,已知的信息全是从别人口中得来的,如跟原著有出入的地方还望见谅。

③氛围大致诡谲。

一周七日的故事,就请让我讲给您听。


目前还在连载,首发贴吧。


星期一.直觉

平和岛静雄大概有一年没有见过跳蚤了。

这本来该是件好事,无论是对他还是对整个池袋而言都是这样。

从那次事件之后,池袋又恢复了往日的秩序。就像一台制作精密又考究的机器,用时间向众人证明——只要能够维持机器运作的零件还在这里,这大家伙就永远不会停止运作。

而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似乎不属于重要零件这个范畴,没了他们,池袋照样活着,持续孕育着生生不息的希望和绝望。

平和岛他这一年来继续做着讨债这份收入算不上多高的工作,并不算是多么热爱这份麻烦的工作,只是想继续过着这种简单的生活。

或许是因为经历了数次大事之后,他越来越讨厌非日常的缘故,即使他本人也算不上多么正常。

他努力将自己化为一枚简易的齿轮,硬生生的卡进那些精准咬合的齿轮之间。

日子过的稀松平常,没了折原临也,池袋今日依旧是蓝天。



然而,不对劲。



要让平和岛自己说出到底是不对劲在哪里,他也说不出。

左手边长椅上恩爱的情侣、不远处的咖啡厅、自己脚边蜷成一团晒太阳的野猫,这些看起来都很正常。

他历来很信任自己的直觉,如果说有哪里不对劲,他会坚持自己的观念认为就是不对劲。

——那么……究竟是哪里?

“真少见,静雄你也有像这样发呆的时候啊。”

从咖啡厅里买了两杯热饮的Tom先生信步走来,一边感叹一边将手中加了许多奶精和糖的那杯拿铁递给对方。

“不过,你不是一向最讨厌苦的东西吗,怎么今天突然喝咖啡?”

挨着平和岛坐下,慵懒地像是面煎饼一样摊在长椅上的Tom先生问道。

平和岛接过那杯拿铁,抿了一口,然后皱起眉头,将咖啡放在了一边。他果然还是不太喜欢这东西,即使内部像毛绒玩具一样填充了许多软绵绵的奶精和砂糖。

想了想,他还是向Tom先生询问了在他心中困扰了一整天的问题。

“不对劲?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啊,”Tom先生大概是有些累坏了,此刻发出的声音也懒洋洋的。

“倒是静雄你,在伤完全好之前还是少喝些咖啡比较好,听说对伤口不太好。”

依旧是懒洋洋的鼻音,却带了些诡异的关怀在里面。



伤?

他伸手探寻着按了按身上。

伤。

可是他不觉得哪里按着会有疼痛感,也不记得最近有受过伤。

而他开口再向对方询问时,Tom先生却又避着这个话题不答了。

不对劲。



大概是弄错了了吧。

黄昏时,将最后一个欠债不还还试图攻击自己的人揍飞之后,平和岛这样安慰自己,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是个借口——无知的人,对未知的事物所找的堂皇借口。

但他并没有逼着Tom先生说出来。

想说的话自然会说的,不说大概也是有什么不好说的理由。

这是平和岛的解释,非常合乎他一贯的做法。

然而,随着表盘上指针的不停转动,天色越来越暗的同时,心中的不安感和违和感也随之愈来愈浓厚。

他觉得,今天夜晚的池袋也是非常的和平。

和平的有些诡异。

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吧。

平和岛想。

【夜幕即将降临,橙红霞云的末路,就是变成夜晚的黑。】

他忘了是在哪里看到的这句话,但这突然想起来的煽情语句安置在这幅场景上却意外的适合。

“变成夜晚的黑。”

他重复,随后向Tom先生打了声招呼,下班回家。向着今天艳的有些过分的晚霞,他迈开步伐向前迎去。

橙红的光线打在他身上,像是野兽的血盆大口,逐步将他吞噬……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