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s9

05:43。

当布鲁斯·韦恩连续半个月在这个点清醒着迎接清晨的时候,他就知道诅咒灵验了。

 

 

说来也无趣,那是一次在平息丛林深处的居民的争斗中受到的诅咒,土著的居民记恨着当年入侵进他们乐园王国的外来者,使用祖传的巫术将迫害当地移民的居民。按道理像是这种类型的争斗不该轮着蝙蝠侠亲自出动——更多时间他在联盟更像是坐办公室的,除了他的哥谭市以及一些重大事件,没有什么能让他从指挥席上挪动半步,可这次事件似乎闹的有些太大了,是到了该蝙蝠侠出场的时机了,当他将土著的首领逮捕时,异族的首领用他听不懂的语言唾骂着高声尖叫,期间夹杂着一些英语,断断续续地连接起来的大意就是:你被我诅咒了,我诅咒你丢失你珍贵的东西。大意就是,蝙蝠侠又中了诅咒了。

 

仿佛拯救世界的英雄都会来这么一茬一样,蝙蝠侠从一开始中诅咒的惊慌失措到了现在的从容面对中已经历经了不少次类似的事件,所以在托阿尔弗雷德确认那四个人的安全之后他也就拒绝了在瞭望塔做一次全身检查的请求。“我还能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布鲁斯褪去他的战衣想到,他自认为除了他的罗宾,他的管家,他已经没什么珍贵的东西好失去了。

 

又过了一段日子,布鲁斯开始了漫长的与夜晚的斗争。一开始布鲁斯只是认为自己太过忙碌压力过大导致的失眠,可是在一次又一次地辗转反侧迎接清晨,每晚机械式地重复着不同的动作,周而复始疲惫得仿佛意识与身体分离的时候,他才察觉出不对劲来,他瞪着眼敌对性地看着钟表上的时间。05:43。当布鲁斯·韦恩连续半个月在这个点清醒着迎接清晨的时候,他就知道诅咒灵验了。

 

事实上,布鲁斯从未想过睡眠会是他珍贵的东西,作为集团的领航人,联盟的先锋,哥谭的义警,他似乎从没有多少时间能好好睡上一觉,睡眠只是他存活的必需品,像水和空气那样纯粹,何况在联盟组建之后他少得可怜的睡眠又被压缩了,他开始总是把自己操作的像是一个永远上满弦的机器人,他甚至渴望不眠。但这次他没办法再骄纵了,他的身体在受到诅咒之后接连15日的不休已经对他发出了警告,他开始渴望睡眠,期盼睡眠,但他又同时开始恐惧卧房,恐惧床铺,到了最后更是连他最喜欢的套着真丝枕套的枕头也不想看见,仿佛他一旦走进卧室,躺上床去,枕着他那柔软的枕头,他就会开始浪费时间,在黑暗中睁着眼和自己战斗至黎明。

 

之后布鲁斯开始把闹钟也藏了起来,却不总是藏着,因为他还要确认时间。他在夜晚机械式的动作又多了一项——把扔进衣柜的闹钟挖出来,瞪着它,然后又把它重新塞进衣柜里。时间是一点也不会怜惜夜晚的,天边的朝霞告诉可怜的没有睡眠的男人,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他在晚上的活动也减少了,一到傍晚他就会心烦意乱,连公司的报表和联盟内的一些重要文件都无法阅览,他对夜晚,对睡眠产生了极大的恐惧,可身体却又需要睡眠,在不可调节的矛盾之中,他的身体情况开始变得糟糕起来,糟糕到了不用他从秘书那里要来的粉底液就会把身边所有接触的人都会吓一跳的程度。他病了,却不是简单就能够治好的,他也曾将部落首领抓来审问过,对方却只是吃吃地笑,笑话这个过了几日脸色更苍白,肉粉的粉底液也不能让其看起来更精神的男人。

 

到了失眠整整一月的时候,布鲁斯怀疑自己困得得了臆想症,他在床上总是会想起父母,想起小时候父母带自己去过的农庄,麦浪层层叠叠地将他掩埋,钻进他的胸腔、肺部,阳光曝晒过的麦的香味充斥着鼻腔让他窒息,却给他留出了眼睛和大脑让他保持清醒,他感觉自己要发疯了,黑暗和黎明交替着用这些麦子扼杀他的头脑,他的反应开始变得迟钝,注意力下降,他甚至有想过再这么下去不如解决了自己,但却总是在开始实施前想起一个家伙,他的搭档,他拯救计划的实行者,他有一丝特别感情的人。蝙蝠侠躲了超人足足大半个月,布鲁斯接连拒绝星球日报的男记者采访长达大半个月,他恨睡眠,但他一看见超人,看见克拉克,他就会想起睡眠。“他就像麦子,会把我憋死在梦里。”这是他第一次出现臆想症的时候想到的。但他又在半个虚幻中意识到,自己畏惧的不单是睡眠,还有一份能像睡眠一样让他沉溺其中的关系。布鲁斯不敢去尝试联系那个人,也屏蔽了他能与他联络的一些通讯工具,让他被真丝的枕头压着憋到断气与依赖别人中选择,他会总想选择前者。

 

布鲁斯不珍惜自己,他周围的人可不想看着他就这么继续下去,他们需要他,是与他共情而不仅仅需要一个只能工作的人,在这一点上不管是布鲁斯还是蝙蝠侠都大意了,他完全想不到,会有这么多人在乎他,为他现在的状况感到着急。阿尔弗雷德私下招来几批他的人在韦恩庄园商谈,最后他们一致敲定了一个由一些感官敏锐的人提出的方案——让超人上。有时候人的一些关系就算不说破也总是被旁人看在心里,超人和蝙蝠侠就如此,更重要的是克拉克也觉得也很有必要,他和布鲁斯之间需要交谈,他需要将平时那个机警、锋芒毕露的人从当前的壳子里砸开找出来。

 

于是不眠不休的男人终于被解放了,当布鲁斯不情不愿地跟克拉克在同一张床上,甚至被克拉克过分地面对面贴近着的时候,他本以为麦浪还会铺天盖地的压着他让他四肢僵硬,可一旦被克拉克贴近了,两人这样躺在床上,隐约从克拉克身上传来的的味道让布鲁斯脑海中的麦浪从他身上下去了,他一度最惧怕的麦浪开始举起他,将他慢慢抬向湛蓝的天空,湛蓝的像是克拉克眼睛颜色的天空。

 

布鲁斯睡着了,刚才的天空是他的梦里所见到了,至于第二天他醒来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他不想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明天的事情就交给明天吧!睡眠、爱都一样很重要。晚安。


评论(6)

热度(61)